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术科研 > 关于高端通信装备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声明:科研伦理的高压线不容

关于高端通信装备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声明:科研伦理的高压线不容

时间:2018-11-26 22:5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副教授通过媒体宣布,11月在中国诞生了一对CCR5基因编辑的婴儿,他认为敲除CCR5基因会预防父亲携带HIV病毒可能产生的感染。虽然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和细节仍有待证实,我们对这一严重违反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违背医学伦理和有效知情同意的违规临床应用表示强烈反对并予以严厉谴责。

  CRISPR介导的基因编辑技术自2013年出现以来,立刻被广泛应用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各个领域,尤其对疾病的治疗可能产生划时代的意义。过去几年中基因编辑技术虽然有了长足发展,但仍然存在精确编辑效率低和脱靶突变等问题,因此科研人员对于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到人类胚胎方面的研究一直保持着极其谨慎的态度。2015年12月在华盛顿召开的基因编辑大会中,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就人类基因编辑的科学技术、伦理与监管开展全面讨论,就人胚胎和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达成共识,形成了涉若干重要原则,限定人胚胎和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只能用于基础学术研究,禁止一切以生殖为目的的临床研究和应用。

  中国对于涉及人类胚胎操作的科学研究有着详细严格的规定和规范,如科技部和原卫生部2003年联合下发的《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中就明确规定:“不得将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在2012年公布的《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中,中国政府也对于收集、保藏和利用人类遗传资源过程中的知情同意等重大原则做了明确的规定。2017年科技部最新的“生物技术研究开发安全管理办法”中也明确将“涉及存在重大风险的人类基因编辑等基因工程的研究开发活动”列为高风险等级,要求各科研机构进行严格管理。中国基因编辑相关领域研究人员近年来也多次召开研讨会并达成广泛共识,即:坚决反对现阶段开展以生殖为目的的基因编辑临床实验。

  贺建奎课题组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严重违反中国政府的法律法规和中国科学界的共识,在科学、技术和伦理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从科学层面,CCR5基因的敲除是否能确保孩子的健康极不明确,而该基因的已知以及其他未知功能的一并缺失,可能带来的副作用(比如对其他病毒更加易感等)难以判断;从技术层面,CRISPR技术在人胚胎研究中的安全性还有待于全面深入的探讨,目前脱靶和基因型嵌合等技术障碍依然无法避免;从伦理层面,对于CCR5基因的敲除并不能给这个原本健康的婴儿带来明显的益处,却要承担未知风险。开展基因编辑婴儿的研究不符合中国及世界当前对基因编辑在人类健康领域研究的普遍共识。

  以CRISPR为代表的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大大降低遗传操作的技术门槛,因此更需要研究人员的自律,敬畏生命,遵守规则。“科学的前沿,伦理的边缘”,正是基于对基因编辑技术不完善的种种担忧,我们反对在技术不完善、风险不可控、伦理不明确的前提下将该技术用于人类胚胎和生殖细胞的修饰及临床应用。同时我们呼吁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基因编辑专家能够恪守相关的行为规范,严格自律,共同维护好国内基因编辑等前沿生物技术领域的净土。中国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是冒险家的乐园!

  我们代表中国从事基因编辑、干细胞等前沿生物技术研究的科学家群体声明:贺建奎课题组的研究属于个人行为,该研究既违反中国目前的科研管理规则和伦理规范,同时也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坚决反对这一研究,建议涉事单位、各级政府积极进行调查,采取必要手段厘清事实,对于违反法律法规的涉事人员予以严肃处理。同时呼吁中国科研界团结起来,共同维护科学界的声誉,建设良好的创新环境。

  中国遗传学会基因编辑研究分会中国细胞生物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2018年11月26日

  RK3399Pro采用专有AI硬件设计, NPU运算性能高达2.4TOPs,高性能与低功耗指标均大幅领先:相较同类NPU芯片性能领先150%;相较GPU作为AI运算单元的大型芯片方案,功耗不到其所需的1%。

  目前,Eyeriss主要定位在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可应用在智能手机、穿戴式设备、机器人、自动驾驶车与其他物联网应用装置上。

  作为内蒙古草原的一颗明珠,鄂尔多斯因其独有的“康巴什绿”、“鄂尔多斯蓝”,让游客们心驰神往。孙大海说:“这里的每一位战士都相信,以自己的穿沙精神,定能吞没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让裸露的黄沙都变成绿水青山,变成老百姓的金山银山。[详细]

  其实任何一种说法都不重要,毕竟谁也已无法改变工业富联员工为“果粉”日夜拼命的场景,但从某个层面这也暴露出工业富联长期面对的问题:一方面,“工业互联网”一词被郭台铭一再提及并成为IPO时的“护身内甲”,但“苹果依赖症”仍令“代工工厂”的帽子牢固异常;另一方面,早在2011年即提出的“百万机器人计划”,始终无法缓解工业富联每条生产线名的员工配置。

  云知声是一家智能语音识别技术公司,成立于2012年,总部位于北京。今年8月刚刚获得3亿人民币战略投资,其中部分资金将用于加大人工智能专用芯片UniOne的研发力度。

  杭州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杭州高新区。是一家致力于32位高性能低功耗嵌入式CPU研发,以芯片架构授权为核心业务的IC设计公司,也是直接与阿里巴巴合作,并获得阿里巴巴入股投资的一家国产CPU业者。是当前我国唯一基于自主指令架构研发嵌入式CPU并实现大规模量产的CPU供应商。

  IBM很早以前就发布过watson,早就投入了很多的实际应用中去。除此之外,还启动了对类人脑芯片的研发,那就是TrueNorth。

  此外,Facebook以及Twitter和更多低调的初创公司都在研发新的芯片。

  四、文化借势——文化就是资产将文化嫁接到品牌上,就获得了人类积攒了千年的文化财富,会给品牌带来强大的不可估量的能量,就拥有了源源不绝的生命力。

  工业富联表示,263.92亿元的募集资金用于上述 20 个投资项目,另投入募集资金3.24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进一步优化公司的财务状况。

  盯着“独角兽”名义闪电上市的该公司,二季度毛利率、营业利润和净利润率均在下降,且利润指标5年来最低

  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该公司研发投入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75%,2.01%,2.24%。尽管该数据呈上升趋势,尽管营收体量庞大,但对工业富联来说,如此投入仍不足以体现“高科技”特质且助其快速转型。

  寒武纪是全球第一个成功流片并拥有成熟产品的AI芯片公司,拥有终端AI处理器IP和云端高性能AI芯片两条产品线A处理器(Cambricon-1A)是世界首款商用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面向智能手机、安防监控、无人机、可穿戴设备以及智能驾驶等各类终端设备,在运行主流智能算法时性能功耗比全面超越传统处理器。

  杭州国芯是一家本土的芯片公司,成立于2001年,已经有17年的历史。最初杭州国芯主要做数字电视芯片、机顶盒芯片,产品已遍销全球。

  在2016年3月打败了李世石和2017年5月打败了柯杰的的阿尔法狗,就是采用了谷歌的TPU系列芯片。

  创立于2015年的krtkl致力于创造“一个微小的无线电脑用来创造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款开拓板是基于XilinxZynq SoC,集成了ARM处置器和可编程FPGA。用户甚至可以经过手机上的专用APP对其举行编程,供230个用户可用的I/O接口,应用灵巧兼容很多扩展板卡。

  4、数据共享更便利:企业应该把自身看成“大数据”价值链中的一部分,那么企业既是贡献者也是受益者,工业大数据的价值可以共享给企业上下游使用, 采用统一的公有云平台,促进数据资源的融会贯通,使得数据共享更方便。